100. 每個人都可以做音樂嗎?

翻譯 / Ann Yeh
編輯 / 官大為

「是的。」

Ge Wang,史丹佛大學教授暨 Smule 的創立者,這麼認為著。問題就在,有些人就是必須要喝醉以後,才能克服心理恐懼、以上台唱卡拉 OK。

Ge 想要改善這種現象,因此設計了一系列 iPhone 與其他設備的 apps,使得作曲變得不只是簡單,且不可怕。

他認為,當你把壓力移除,並給予一個有趣的方式,人們是可以創造音樂的。(並非根據樂譜演奏,那是比較技術性的問題,而是從無到有的「創造」音樂)。

「這個的感覺就好像是吃了一道超棒、超好吃的菜,然後我就有了強烈的慾望推薦給大家⋯⋯」他說,「你試試看,你搞不好會上癮的。」

Ge 在音樂上的發現,與我所提及的那種夢想,是如此不可思議地吻合。他說:「我們像是站在一個轉折點上,我們的未來也許會有一點點像是過去。我們可以回到像古時候般的,人人都可以快樂做音樂的時代。」

誰說,音樂是這般遙不可及?又誰說,音樂只是給少數人的?又,音樂難道不是為了樂趣而存在的嗎?

有組織的學校會將嚴肅、結構、與恐懼加在製造音樂的喜樂之上,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們認為受過嚴格訓練的音樂演奏者,就應該是如同行軍般,一步步有條有理的輸出音樂。學校的音樂教育課程,只是同一個問題的另一項症狀。

未來的學校能夠持續教導音樂,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想要進步的熱情、努力的練習、公開演出的喜樂與恐懼⋯⋯這些都是我們未來的重要技能。注重金錢、斤斤計較,並且縮減能夠帶來諸多價值的音樂課,是錯誤的。同樣地,我們也不應該工業化大量且機械式的複製它們。

如同 Ben Zander (作者暨指揮家)所說,真正的音樂教育應該是教導學生如何打從心底, 去傾聽、並演奏音樂⋯⋯如果只是遵守一個嚴格的過程去練習,其最終將導致麻木、而非熱愛。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