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悄悄話:關於法律系

翻譯 / T.S.Yo
編輯 / 官大為

前一篇文章的清單中,法律系是個明顯的例外。我們有很多(或者該說是太多)的法律系,定期的大量製造成千上萬的律師。

然而,你去問任何一位律師,他應該都會告訴你,其實法律系並沒有教他們怎麼當一位律師

法律系是一場為期三年的煎熬,是一個依據「好競爭的程度」和「對無關瑣事的吸收力」作為標準的儲存槽,然後再外加繁重的考試和社會壓力。

法律系的教育其實跟當律師沒有什麼關係,而是要讓受教育的人習慣成天與競爭性強的人為伍,習慣拿言詞當作武器,習慣把資料當作彈藥。這樣的教化,完全符合作為一個律師所需要的。

(這段悄悄話的諷刺之處,在於法律系實際上完全就是用我前面不斷強調的教育方式:把學生放在工作實際發生的情境之中,讓他們的理智腦得以發展,學會如何冷靜下來,專注解決問題。)

這可真是個聰明的方法:以學校的形式,透過教學與考試來創造一個環境,而這個環境的副產品,恰好是律師文化所需要的人格特質。事實上,即使把這些課程的一半,換成其他毫不相關的學科,像是莎士比亞或是魔術史,這個環境所培育的成果也不會有什麼不同。

這個偽裝的學術機構,有一部分的餘興節目,是法律文獻的回顧。這些由法律學院和教授們生產的出版品,也是讓法律系有「學術研究」特徵的一種合約。於是,知名的法律系逐漸忽視了自己是一個職業訓練機構,轉而競相聘請從事深奧研究的教授。美國每年總計 36 億美金的法律系學費,有很大的一部分是作為這些教授的薪水。

根據 2005 年的一項研究,法律文獻資料庫 LexisNexis 中收錄的法律文獻回顧,有 40%(!)是從未在任何法庭案例或其他文獻回顧中被引用過的,完全沒有,一次都沒有。

這個過程當中的問題是「昂貴的浪費」。頂尖的律師事務所早已經發現,他們必須自己訓練法律系畢業生長達一年以上,才有辦法讓他們從事有生產力的工作,因為很多客戶拒絕為菜鳥律師的服務付賬,而他們這麼做的確是有道理的。

所以,這又是一個沒有搞清楚「學校是做什麼的」的例子:用毫無道理的規則來玩競爭遊戲。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