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精雕細琢的符號

翻譯 / Moony
編輯 / 官大為

過了小學二年級之後,發生在學校裡的每件事,幾乎都與「把符號重新排列」有關聯。我們迫使學生快速地掌握真實的世界,利用符號來濃縮、摘要這個世界,長期如此之後,進而再分析並且操弄這些符號。我們解析句子的文法結構、將單字轉化成各種詞類;我們將數學方程式精煉成符號;並熟記化學的元素週期表。

目的是,為了生活在符號的世界中,為了更精進地去雕琢以及操弄那些符號。以下就是學者們在做的事:

螢幕快照 2013-07-22 上午12.11.51

我超愛這類玩意兒的!這種將抽象概念一層層提升的操弄法,就像是大腦的高辛烷值燃料一樣,它迫使我們變得更聰明(就某種意義而言)。

但是在另一種程度上,它不過是知識分子的自瀆罷了。對少部份數學系學生,它的確是幫助擴展洞察力的墊腳石;然而對其他的每個人而言,它常常把人們從「該買車還是租車」或「如何平衡國家預算」這類實際的對話中,拉移了焦點而感到困惑、抓狂。

我們常去取笑學者們的研究報告,會有那些題目像是「歷史性的不公以及非同一的問題:併發錯誤的解決方法之局限,以及邁向新的解決方法」的論文,就是因為學者們將他們所有注意力都聚焦在符號操弄上了。而由於我們這些讀者,完全不懂如何將這些符號與真實世界產生關連,所以我們當然感到困惑。

毫無疑問的,符號操弄確實是一種重要的技能。但若缺乏將真實世界與符號互相轉換的能力(和興趣),我們就失敗了。迫使學生投入符號的操弄,而不教導(和激發)他們如何順利地在真實世界與符號世界中來回穿梭,就是變成一種浪費。

您是否能夠隨著時間培養出處理高層次的數學或分析模仿因子(memes)的能力其實並不重要;如果您不能夠、或不願意為「真實世界」與「符號世界」建立起連結的橋樑,那麼您無法給予這個世界影響力。

我們的社會到底需要什麼:我們失敗的原因,很少是因為「我們雖了解問題所在,但卻無法解決」;而是因為我們缺乏有耐心、有熱忱、願意去將困難的問題解碼的人。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