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在可汗學院之後

翻譯 / milonga332
編輯 / 官大為

來看看 Udacity.com,它是由剛獲得史丹佛大學終身教職的賽巴斯汀圖倫教授所共同創辦的。他的目標是開辦可以讓 20 萬人同時在線上收看的課程。何樂而不為呢?

以他自己在史丹佛大學所教導的最後一堂課為例,所有拿到最高分的學生們,根本沒有在課堂上出席過。所有拿到 A 的學生都是利用遠端的方式學習,有的甚至是從阿富汗連線過來的。許多學生願意重複收看課程達到 20 次以上,因為他們是相當專注地在學習他所教導的內容。

之前也有舉過相似的例子,當我們把學習動機很強的學生,結合有具體目標且精心設計過的數位課程,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我們很容易可以看出這樣的組合,對於想要精進技術的程式設計工作者,以及想要學習新觀念的數學系學生們(不是為了分數,而是因為他們真的在乎),有著什麼樣的成效。

這些案例所帶來的效果其實是被低估了,就像所有與日俱增的網路經濟效應一樣。當亞馬遜剛開始在線上販賣書籍時,有些人會說「是啦,你可以在網路上賣某些專業書籍,但是沒有人會跟你買小說的」。等到他們的小說銷量達到總銷量的三分之一或更多時,那些質疑的人又會說,你不可能在網路上賣 DVD、MP3,或者是巧克力棒。然而,這一次又一次的成真了。

如同線上商務的快速發展,網際網路的便捷也將帶來一股勢不可擋的力量,把數位資訊之傳播滲透到學習行為的每個角落。

然而我們無法將熱情也數位化。我們不能期待學生在網路上閒逛一番之後,就會發掘到深刻的見解。我們也不能簡單地說一句「來吧!」,就假定他們能夠越過學習之道的重重艱難關卡,並且克服自己的弱點與恐懼。

若沒有學校來幫學生們打好基礎,督促他們前進,並且在有需要的時候拉他們一把,那麼就算有全世界最完善的數位資料庫,也是沒有意義的。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