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情境

翻譯 / T.S.Yo
編輯 / 官大為

教科書很少教給我們什麼真正深刻的知識,其實真正的學習通常都是突然發生的,而這些「突然」通常都發生在特殊的時刻。

當我們在購物中心迷路的時候,我們自然就學會了靠自己找路;當我們不得不上台說話的時候,我們自然就學會了如何公開演講。

在諾貝爾獎得主,心理學家丹尼爾・卡內曼的暢銷書「快思慢想」中,我們了解到我們其實有兩個大腦:一個原始的,本能的,直覺式的大腦,和一個細緻的,成熟的,理智的大腦。當我們讚揚某個人「有頭腦」、「有想法」,或是「聰明」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在讚嘆他對「理性腦」的善用。這樣的人不會輕易吃虧上當,也不會隨便跟人大打出手,他們會選擇長期有效的道路,而不會抄捷徑。

然而,「理性腦」要發揮作用,你還得同時練習如何讓「直覺腦」適時退讓。當我們讓自己置身於實際情境之中,其實就是讓理性腦練習掌握全局。這就是為什麼你會希望在急診室幫你看病的醫師至少要有好幾年的經驗;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辯論的技巧會越磨越亮;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三個小孩子的媽總是比一個小孩的母親看起來要鎮定多了。

練習之所以有效,是因為練習讓我們能處變不驚,從而做出聰明的決定。

學校教育的主要目標,應該要是產生「常常選擇理智途徑的公民」,而要達到這樣的成果,我們需要創造更多讓學生們得以練習的情境。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