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歷史的經典:令人沮喪的傳統主義者

翻譯 / T.S.Yo
編輯 / 官大為

歷史學家,哈佛大學教授尼爾・佛格森(Niall Ferguson)在他的著作「文明」一書中抱怨道:

「一項針對英國某頂尖大學歷史系新生所做的調查,發現只有 34% 的人知道西班牙無敵艦隊時期的英國國王是誰,31% 知道波耳戰爭發生在何處,16% 的學生知道滑鐵盧戰役中的英軍指揮官是誰。而另一項針對 11 到 18 歲學生的調查,發現有 17% 的人以為奧利弗・克倫威爾曾參與黑斯廷斯戰役。」

佛格森為這個結果感到惋惜。他覺得學生們只知道歷史上最著名的經典,記得像是發動宗教改革的亨利八世,二次大戰的侵略者希特勒,或是人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等,這些最知名的人物,然後常常在對細節不求甚解的情況下,把這些人物跟事件隨意排列組合,張冠李戴。

我對此的第一個反應是:「那又怎樣?」作為一個美國人,我可以更理所當然的不在乎,我根本沒聽過黑斯廷斯戰役,反正佛格森談的是英國歷史。

更重要的是,在一個隨時與網路連結著,一個可以在打完「黑斯廷斯戰役」這串字之前就找到相關資料的世界裡,究竟有多少學生在離開學校之後還在乎知不知道這些事?

這種由上而下,透過命令、控制和威權,試圖把事實灌進孩子腦袋裡的教育方式,實在是不合格而且失敗的。

當被迫要服從的時候,聰明的孩子照著規矩來,笨一點的則被懲罰,而這兩種結果都沒有真正的價值。

在此,我們需要弄清楚一點:通曉波耳戰爭的相關知識,對人類的社會有什麼助益?這些助益是來自於學生們為了通過體制而變得乖巧順從(換句話說,這是一種標籤,象徵著這件事實以外的其它事情),還是我們真的需要知道這些瑣事?

在我看來,記得黑斯廷斯戰役的發生年代完全是一件無關緊要的瑣事。然而,能夠了解歷史蜿蜒的軌跡,能夠把歷史上征服與失敗的循環具象化,並且對背後世界經濟的轉變有發自內心的理解,這些洞見,才是受教育最重要的結果。

當資訊的獲取受到限制時,我們的確需要學生記憶一些事實,作為知識的基礎。然而時至今日,我們不再缺乏事實,更不乏獲取事實的管道,我們需要學生具備的,應該是對事實的理解。

如果我們需要為通過教育體制的學生貼上標籤,我們需要更好的評估方式。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