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序:教育改革

翻譯 / 葛浩雯
編輯 / 官大為

在我寫完本書後,一位朋友邀請我去參觀一所位於曼哈頓的特許學校 – 哈林村學院(Harlem Village Academies)。

哈林區(譯注:紐約市黑人區)比美國大多數的城鎮都來的大,我很難用簡單幾句話來描述這麼多的人口,但大致來說,哈林區的家庭收入是鄰近地區的一半不到,失業人口眾多,多數人對於生活不抱任何希望。

從很多電影中,我們可以想像東哈林區學校的情形:經費不足、設備簡陋、運作不良、學生行為偏差、治安品質不佳,學習狀況更是低落。

在這個地區,你幾乎無法從中看見我們教育的未來在哪兒。

好幾個世代以來,我們的社會總是對此類地區這樣說:「拿去,這兒有一些老師(但不太夠),這裡是一些錢(但不太夠),這是我們的期望(非常低)⋯⋯盡全力去做吧!」當然,這樣的辦學計劃不成功,沒什麼人會感到訝異。

在過去的十年裡,我寫了十幾本書,探討在這個所有人都聯結在一起的網路時代、連結經濟中,我們的社會產生了何種本質上的改變。我試著告訴人們,許多我們一直習以為常的「真理」,其實都是最近才有的事情,並且不太可能永遠持續下去。我一直主張,大眾市場、大眾品牌、大眾傳播、綜合媒體,以及電視工業集團不是我們的未來棟樑。當你身在其中,這是很難看見的。

在本書中,我將證明這套從上而下、工廠化的學校系統將有危機。取得資訊的管道在連結經濟中不再缺乏,同時,社會所需要畢業生的技能與態度也正在改變。

網際網路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和許多事情,但網路本身並不是重點。哈林村學院的重點不是關於使用網路,本書的重點也不是。哈林村學院的重點是「人」,以及人應該被對待的方式,重點是拋棄從上而下的工廠化方式來訓練學生,擁抱一系列更人性化、個人化、更有效運用工具的方法,產生新一代的領導者。

有上千種方式可以達成 Deborah Kenny 和她的團隊在哈林村學院所成就的,方法對我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在哈林村學院的那天,我看到的是學生個個求知若渴。我看到老師們也賣力地從事教學,他們教導這群渴望學習的學生,為著這份殊榮而興奮著。

成功的學校通常都具有兩大優點,一是擁有大量金源,二是有經過預先篩選的學生。值得強調的是,哈林村學院不篩選學生,而是藉由隨機抽籤的方式指定學生,並且哈林村學院中,平均每位學生運用的資金都比紐約一般公立學校來的少。他們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想出了如何創造吸引好老師的職場文化,強調自主、自由和責任感,然後持續地將這種熱情傳染給學生。

Ben Zander 大師(編按:波士頓愛樂交響樂團的指揮)曾形容孩子是如何學會熱愛音樂:剛開始的一年、兩年,甚至三年,孩子學得很辛苦,打著拍子,敲著音符,費力地演奏完全曲。

然後孩子就放棄了。

只有一些少數的,那些有熱情的,那些在乎的孩子留下來。

那些孩子傾身向前,然後開始「真的演奏」。他們演奏因為他們在乎。他們傾身,從琴椅上微起,變成像 Ben 所說的,『半邊屁股演奏家』。(編按:演奏中因為開心、身體隨著音樂流動,導致半邊屁股飛起來的情況)

演奏音樂對他們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情。

大學正在爭相錄取從哈林村學院畢業的孩子,毋庸置疑地,很快我們就會聽見哈林村學院校友的領導才能和貢獻,一群在乎學習和給予的『半邊屁股演奏家』。

因為這很重要。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