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回到(不對的)學校

一百五十年前,大人們對於童工非常不高興,因為低工資的小朋友們把辛苦工作的大人們的飯碗搶走了。

當然關於反對童工還是有一些道德性的理由(防止小孩們在工廠受傷或是被欺負),不過經濟上的理由還是最重要的。工廠業主認為,如果廢止了童工,對經濟發展是一大傷害,因為他們「請不起成年工人」,直到 1918 年全國(指美國)義務教育實行。

政府用來說服工廠業主的方式是:「小孩子在受過教育後,會變得更聽話,也更有生產力。」我們在學校裡要求學生照直線坐好、服從老師說的話並不是巧合,是一種對於工業經濟的投資。

計劃是這樣的:從小就灌輸孩子們「照老師說的做」的觀念。短期而言,損失一點點便宜的童工,換來長期具生產力且聽話的員工。

大規模的學校系統,並不是用來激發孩子的潛能,或是培養更多學者,而是用來製造能夠融入工業經濟體系的員工。規模比品質更重要,因為它正是為工廠業主們而設計的。

當然,計劃奏效了,學校的確創造了許多具生產力的全職員工。但是,然後呢?

得過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 Michael Spence 說得非常清楚:有那種「在別的地方也可以做」的工作(像是組裝車子的零件、製造椅子、接客服電話等等),和那種「一定要在這裡做」的工作(像是修理你家的水管,或是做漢堡給你吃)。你覺得第一種工作值得留在我們的國家中嗎?

當然不,Spence 的研究顯示,從 1990 到 2008 年間,整個美國只增加了六十萬個「在別的地方也可以做」的工作。

如果你的工作內容只是「照老闆說的做」,那位老闆總有一天會找比你更便宜的人來做。但我們的學校教出來的小孩,總是在尋找那些只要「照老闆說的做」的工作來做。

你看到學校和現代社會的不關聯性了嗎?每年,我們的學校出產的,是數以萬計被訓練來做 「1925 年 style」工作的畢業生。

學校的這個計劃(先讓小孩子去上學,所以我們可以訓練小孩們成為更好的工廠員工)是在讓我們「往底下競爭」,如果我們的教育跟別人比的是產出更便宜、更服從、更能「照老闆說的做」的員工,就算我們贏了,我們也算是輸了。

「底下」是一個糟糕的地方。

每一個家長、每一個納稅人都應該問自己這個問題:我們要讓我們的學校繼續這個「產出可預測的、可量化的、平庸的員工」的計劃嗎?

如果我們縱容學校繼續只用標準化的聯考評斷學生、只要求學生死背書而不教導學生如何領導、讓官僚把學校也變成像是一個工廠的話,我們就完蛋了。

「後工業」時代已經來臨了,如果你夠關心你的孩子的話,是不是應該教他在這個時代的生存之道呢?

1 個回應

  1. OREO says:

    很棒的計畫
    英文沒有很好但是卻可以拜讀如此棒的文章
    加油!!XD

留下回應